禁限塑多地开始查处,上海24起,广东11起,山西、浙江罚款处理

发布时间:04月02日

上海:禁塑实施3个月已查处违法行为24起

2020年1月1日起,上海进一步加强对塑料制品生产和销售的监管,并禁限部分塑料制品的使用。实施3个月以来,“禁限塑”成效如何呢?3月26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明确提出,已部署开展全市塑料制品专项检查行动,严厉查处生产、销售、使用明令禁止的塑料制品行为。目前为止,本次行动已查处相关违法行为24起。

当前市场监管部门重点监管以下四类塑料制品:

1、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购物袋;

2、厚度小于0.01毫米的聚乙烯农用地膜;

3、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4、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

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购物袋、厚度小于0.01毫米的聚乙烯农用地膜、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都是列入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目录(2019年本)》的淘汰产品,自今年1月1日起禁止生产、销售,违者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予以处罚。《上海市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实施方案》规定,全市餐饮行业自今年1月1日起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违者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予以处罚。

广东:佛山禅城查办禁塑系列违规行为11起

据佛山日报报道,目前,禅城区有关行政部门已经查处“禁限塑”系列案件11起,暂扣超薄塑料袋1.35吨,检查集贸市场20家、市场内个体经营户823家;与辖区内38家塑料制品生产企业签订《塑料污染治理承诺书》;制作了5000份“禁限塑”宣传页在农贸市场、商场、超市等重点经营场所醒目位置张贴,并制作宣传视频、公益广告等。

禅城区检察院主任介绍,今年2月底,禅城区检察院开展“回头看”活动,显示商户违规销售和使用超薄塑料袋、无偿提供塑料袋的行为有明显减少。

接下来,禅城区检察院将持续跟踪“禁塑令”落实情况,借力公益诉讼让“禁塑令”再加速。

海南:囤积批发违规塑料将顶格处罚

海南近日发布《海南省2021年禁塑联合执法行动方案》,严厉打击禁塑范围内的违法违规行为,坚持上下游一起打、源头末端一起查,严厉查处非法经营的组织者和获利者。有关部门在省内生产、省外流入、仓储批发、各类市场经营、全省各级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使用、各类旅游景区使用、各级医疗机构使用等7大环节开展执法检查。针对省内生产环节,相关部门要彻底摸查省内现有一次性塑料制品生产企业情况,建立完整的生产企业清单。针对省外流入环节,重点对海口市的港口码头进行管控,探索建立有效的排查机制,坚决抵制非法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大量输入的态势。对于流通领域关键的仓储批发环节,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强对辖区内经营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仓储批发经营网点巡查,严厉打击囤积批发违规塑料制品的违法违规行为,对重复发现违法违规行为一律顶格处罚。此外,海南将对涉案塑料制品加强源头追溯,对生产、销售和批发环节的违法行为进行全链条打击,如发现销售和批量使用等行为,将立即追根溯源,从严从快惩处违法行为,符合立案条件的,依法依规立案查处。

太原:开展塑料污染治理专项行动,瞄准5大重点领域

3月26日,记者从太原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太原市相关部门将联合开展塑料污染专项检查行动。发布会上明确提出市级及各县区主管部门加强对商超、连锁便利店、外卖服务等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的监督管理;加强对餐饮行业一次性塑料吸管和餐具使用情况的监督管理,减少一次性塑料用品的使用范围和用量。同时,为做好塑料污染治理工作,太原大力开展有关禁止销售、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不可降解塑料吸管等宣传工作。未遵守国家有关禁限塑规定的,或未按国家有关规定汇报一次性塑料制品使用情况的,由相关部门责令改正,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下一步,太原市各部门会联合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加强对塑料制品生产销售环节的监管,推广应用替代产品和模式,规范塑料制品的回收利用,加强塑料污染专项整治工作,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经验总结与引导宣传工作。

浙江:罚款1200元!浙江嘉善开出首张“禁塑”执法罚单 

3月19日,浙江嘉善县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对辖区内某副食品店违规销售一次性塑料棉签开出了罚单。

根据《浙江省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嘉善县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作出了没收全部一次性塑料棉签和处罚款人民币1200元的处罚决定。

为推进塑料污染治理,推动嘉善生态文明建设和发展,嘉善县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陆续在各大商超和副食品店开展督查工作,加强日常管理,严格落实各类“禁限塑”政策措施,严厉打击相关违法违规行为。

嘉善县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表示:“对于违规生产销售一次性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签等塑料制品的厂家,发现一起就会查处一起,对于出售这样塑料制品的商户,也会进行相应查处。”

多地市场监管局呼吁,市民要积极响应绿色生活理念,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自觉“禁限塑”。广大经营者可积极研究替代产品,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对消费者而言,可以通过培养绿色消费方式,倒逼塑料产业链转型升级。